不给房东房租,赶租客搬家?被“群攻”的蛋壳可怜吗?

不给房东房租,赶租客搬家?被“群攻”的蛋壳可怜吗?

蛋壳又挨“骂”了(www.bkxz.com.cn)。

有媒体公开报道,最近这段时间,武汉、北京、杭州和深圳等地很多与蛋壳公寓签约的房主都接到了蛋壳官方的电话,被通知:由于目前特殊情况的影响,响应国家号召,要免去一定时间的房租。

与此同时,蛋壳官方宣布,对武汉无法返程的租客,计划返还一个月租金。针对其他城市租客则根据各地发布的延迟返工天数,返还租客相对应的租金,或提供相应的免费延住天数。

事情的另一面,在社交平台上,无论是房东还是租客,都在声讨蛋壳“无良”。一边是让房东免租“一个月”,另一边给租客的优惠又缩水,有趁火打劫之嫌。

有租客还说,并不知晓这个优惠,反而一些人在交完租金后才知道此事,打客服电话进行询问未果。

得不到优惠,反而很多人还被“退租”。

一时间蛋壳成为众矢之的。

终于在昨天,蛋壳官方微信发布了发布了一份《蛋壳公寓致广大房东的真心话》,作为对这一系列动作的回应。

蛋壳公寓长文中多次说明了目前公司的处境很“惨”:错过了春节后的租房旺季,13个城市的小区受到严格管控,无法正常开展租房业务,空置率日趋严重等等。

同时,多次向房东致歉,表示确实部分员工与房东沟通时存在问题。本意是通过协商的方式,向广大房东寻求免租期。

怀着善意,蜜姐猜测蛋壳本身的出发点可能并不“坏”,请求房东让利,给租客适当补偿,顺便让自己度过难关,当然最后一点最重要,但放到目前的状况下也能理解。

现在这个情况,企业生存不易,尤其服务业。西贝董事长公开“哭穷”,海底捞停业两周亏损十几亿,目前虽已局部复工,但显然要回到过去的“繁荣”暂时有点难。

作为靠服务“吃饭”的蛋壳,面对冲击显然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想点办法。但蜜姐不得不说,蛋壳目前的这个“自救”办法确实有点难看。

关于有没有“吃差价”的问题,尚无实锤就不说了。单单和房东“协商”减免租金补贴“租客”,就有点说不过去。

相当于一边打着“公益”的旗号,一边薅房东的羊毛。

企业决定对租客实行让利可以,但让房东来买单,就有点过了。

为何,这就需要回归到问题的本质,企业为什么这时候愿意为租客让利?答案并不是他们真的想发福利,而是此时发的福利势必会在更长远的时间线上获得更丰厚的利润。

资本都是嗜血的。

那么问题来了,蛋壳为什么不自己掏钱发福利,而是要向房东“协商”?而且似乎协商过程并不愉快,且部分协商变成了“强制”。答案就是没钱。

今年1月蛋壳赴美上市,同时也让公众更清楚了这家长租公寓top3的财务状况。实际上蛋壳公寓一直处于净亏损状态,现金流也一直为负。

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7亿和13.7亿元。2019年前九个月,净亏损扩大至25.2亿元。与上述时间段同期,其现金流为负1.1亿、11.6亿和16.3亿元。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蛋壳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直接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元,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

这意味着,蛋壳通过金融机构获得的款项大大高于其从租客处直接获得的租金。在蛋壳公寓,以“租金贷”模式支付租金的人数远超直接支付租金的租客数量。

这也意味着,如果长租公寓方资金链断裂,租户将面临双面夹击的困局。一方面要被退租,另一方面还要还款。

这更意味着,蛋壳公司背后的资金链紧张以及风险因素。叠加目前特殊因素的影响,真的太难了。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何止企业,个人受到的冲击同样不小。

如果蛋壳某位房东,此时出现了资金链问题,贷款还不上,还面临被裁员,或自己的企业也“命悬一线”,他又该找谁自救呢?大家都是弱者。

蛋壳的值得同情,但还是希望它能找到更靠谱的“自救”办法,愿大家都能早日度过难关。

主营产品:沈阳空压机,沈阳金刚砂,沈阳抛丸机,沈阳喷砂机,沈阳喷砂罐
公司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沈大路珍珠巷4号(车管所对面)